首页 > 新闻速递

第40章 你是不是在暗示我,我该吻你

又吓得马上尖叫着,一连串地说着,“不好、不好!你不要当着我的面穿!”

陈默天拿过她手里提着的内裤,扯过去,连看都不看一眼,信手向身后的床上一丢,然后扳着她的小身体,将她扳过来,往衣橱上一摁!

莫浅浅那才意识到,她现在又迫不得已要正面他了……

“啊……”吓得即刻就闭上了眼睛,徒留两只酥红的腮帮。

她被陈默天死死挤在了衣橱上,她的身前就那样贴紧了他一丝不挂的健壮的身体……陈默天只是开个玩笑,抖一抖她玩,可谁想到……玩着玩着……他竟然先撑不住了。

这个小东西,挑起他的欲火真是有本领啊。

奇怪了,她越是吓得要死,越是浑身瑟瑟发抖,为什么他越是想要狠狠地要了她呢?他不是一直喜欢懂得取悦他的熟女吗?不需要他动一根手指,不需要他动,就主动伺候他舒服的女人……

“哦?莫浅浅,你闭上了眼睛,是不是在暗示我,我该吻你?否则你干嘛闭着眼睛,一副索吻的样子?”他坏笑着,微微左右动了下身子,蹭着她。

“不、不是的!你别吻!你让开点,我出去!”莫浅浅吓了一跳,几乎是吼出来的。

“不让吻,那你就睁开眼睛嘛。”他弯着腰,用他的鼻尖轻轻蹭着她的鼻尖,说话间,热气全都铺面而去。

莫浅浅被电得麻酥酥的,说不清此刻是怎么了……

“你没穿衣服嘛,我怎么睁开眼?”

“哦,不睁开的话,我可就吻你了,呵呵。”咦,这人是什么道理,人家闭着眼,就该被吻吗?那好,睁眼!莫浅浅猛地睁开了眼睛,首先就看到了逼近到脸前的一张俊脸,尤其是看到了他那双摄人心魄的幽深的眸子!嗬!莫浅浅吓得不轻,狠狠吸口气。

陈默天对着她扯唇一笑,坏坏的,用嘴朝下面努了努,“喂,莫助理,你说,你给我选的这条,我能不能穿上啊,我觉得好像有点小哦。”

“啊?小?”这是什么状况?为毛会小呢?莫浅浅被他那表情蛊惑得呆呆的。

陈默天逗她逗得他心情越来越好,低头,不再克制,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。

真的……想……要了她啊……就这时候!就在这里!

莫浅浅应对不暇,完全手忙脚乱,茫然无措了。

她感觉快要窒息了,禁不住地哀鸣几声……

“不、不……放开我……”莫浅浅在自己还没有完全迷失之前,稀里糊涂地嘟噜万博ManBetx苹果游戏是亚洲最大实力超群的动漫娱乐门户网站,万博ManBetx2.0给您提供最放松的最休闲的游戏平台,新万博ManBetx苹果网页版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ManBetx苹果以网络版现场及电子游戏荣登亚洲区规模最大,万博ManBetx苹果期待您的到来!着,只不过她的声音,直接被他吞噬腹中。

“吼……”陈默天一声低吼,发了力,抱着莫浅浅一个旋转,就将她丢在大床上,整个人如同一张网,整个地将莫浅浅罩住。

她的娇小无力,他的强壮威猛,对比如此鲜明。

莫浅浅浑浑噩噩中,突然觉得身下一软,马上她明白过来,完蛋了,终于还是……呜呜呜……虽然和他有过一次,可是她还是很害羞的,很害怕的,当然,她不想承认,这时候,她也有点莫名的期待……许是身体里被他撩起来的那团火在作怪。

总之,这时候的莫浅浅觉得自己不是自己了,她沉沦了。

陈默天哪里给她思考的时间,再一次热吻袭来。

“陈、陈总……你放开我,你再这样欺负我,我就不给你做助理了,我辞职!欠你的钱,我会想办法还的!”莫浅浅涨红着脸,抖着嘴唇说道。

陈默天的眼睛眯了眯,“哦?你拿辞职威胁我?”汗死,哪里是威胁啊,她辞职如何是威胁他了?“不挣钱也胜过这样成天被你欺负啊。”某个同学鼓了鼓腮帮,横了陈默天一眼。

美男在身上,健体在身上,她其实也是有些……动心滴。

陈默天瘆人地笑了下,“那好,你辞职,直接做我的女人,比你上这个班挣得多多了。这样子再好不过。”

“谁说做你的女人了!我才不要!我打工去!我挣钱去!我攒钱,还你钱!”

“既然你打算这么不乖,不如现在……我就要了你!让你直接升级变成我的女人,看你还折腾什么!”啊!莫浅浅被他说变就变的脸色,吓得要哭。

陈默天正要吻下去,嘴巴却被莫浅浅小手给堵住了,她疾疾地说,“陈总,你糊涂了吗?我和你早就发生过不正当关系了,我们俩不需要再用发生关系来印证什么了。做不做你的小玩具这件事,并不能用现在你上不上我来代表,做不做你女人,只不过就是上的次数不同而已。”一次和无数次的诧异嘛。

莫浅浅自认为,她方才那通话,是她活到至今,最最有智慧的一次。

分析得多么透彻啊万博ManBetx苹果游戏是亚洲最大实力超群的动漫娱乐门户网站,万博ManBetx2.0给您提供最放松的最休闲的游戏平台,新万博ManBetx苹果网页版-最好的真人娱乐城,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,合法牌照,最佳信誉,万博ManBetx苹果以网络版现场及电子游戏荣登亚洲区规模最大,万博ManBetx苹果期待您的到来!,条条在理啊。

却不料,她话音落,陈默天的脸色却狠狠一黑。

“你懂什么!”陈默天模棱两口地说了句,冲开她薄弱的阻拦,俯身而下,重重吻住了她。

这次的吻,带着他浓浓的怒气,吻得她双唇发麻。

莫浅浅也诧异了,自己明明是经历过男女事的人了啊,就是没有记忆了,也该有身体的感觉吧,为什么……她还是那么怯那么怕,好像……好像她不曾经历过什么似的?

“莫浅浅……我对你太仁慈了……我早该将你……”他疯狂地吻着她,时不时在她唇边含混的呢喃着。

莫浅浅开始还想反抗一下,可是后来就不做那种无谓的努力了。

阻拦陈默天?相当于螳臂当车。

不过……她仍旧大条的想着这床,真舒服啊,这床垫一定很贵吧,滚在这上面,还是很舒服的。

虽然身上压了这么个庞然大物,可是也不觉得难受。

床垫绝对质量超棒。

当当当!有人在敲门。

“陈总,八家下属公司的一把手都来了,您过去开会吗?已经三点了,您约好让他们两点半过来开会的。陈总,醒一醒。”外面,传来刘逸轩冷静的话语声。

刘逸轩一面焦急地看了看钟表,一面再次敲着房门。

偶尔,陈总也会午休,不过都不会耽误下午的工作安排。

这今天怎么了,睡不醒了?刘逸轩哪里知道,他这一次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狠狠地开罪了陈默天!

“陈总?”刘逸轩是听不到陈默天的回话就誓不罢休了。

陈默天大喘着从莫浅浅身上伏起身子,气得想杀人。

这群小子是商量好了吗?为什么都挑在关键时候来搅局?他低头看了看满身痕痕的莫浅浅,热血直往上涌,手指揩了揩她眼角的泪滴,气鼓鼓地说,“小东西,上帝都在罩着你!”

“先放你一次……”那意思是,将来不会放过她的。

陈默天艰难地离开床,每喘一口气都觉得压抑、焦热,他觉得他再这样憋下去,他一定会憋出个什么病来的。

想他堂堂的陈默天,何时因为女人而憋屈过自己的欲望?拿起来莫浅浅挑选的内裤,快速穿上,一面向外面应答,“我马上过去!”

“好的!”刘逸轩也松了一口气,陈总总算睡醒了。

陈默天穿着衬衣时,眼光时不时地往床上的小人看。

这丫头,这次真的是被她吓住了吧,这半天都缩成一团,抱着被子不睁眼。

哼……早晚,瞧着吧,早晚要……所以,陈默天系扣子时,也是气鼓鼓的。

好像衣服都得罪了他。

“你别穿太低领的衣服,免得露出吻痕。”陈默天交代一句,就匆匆走了出去。

咣!内间的房门关闭,莫浅浅那才一个鲤鱼打挺,骨碌一下爬了起来。

“大色鬼!大色狼!混蛋王八蛋!”等人家陈默天走了,她才敢痛苦地骂人家。

也就这点出息了,唉。

莫浅浅跑去洗刷间,照了照镜子,乖乖哦,这么多……那家伙啃出来的印啊!

“你家都是属狗的啊,咬什么咬啊,不嫌脏啊!”莫浅浅用湿毛巾擦了擦,那才确定,吻痕是擦不掉的。

只能将衣服往上提了提,又系好扣子,好像过冬一样。

“不行啊,这个助力是没法干了,才一天,我就被吃了好几次豆腐了。”莫浅浅对着镜子里的她,摇着头叹息。

可是……又一想……

“反正早就和他发生过关系了,不是吗?再被吃豆腐也不算什么了吧?”另一个声音又跳出来,“那不行!豆腐哪能是白给人吃的?对!让他针对这次过分行为,减免我两万块的债务!”两万块……估计陈坏熊那个奸商是不会同意的,他抠死了。

又没有做成,他肯定不会同意两万块的,那要不……就改成两千?姥姥滴!啥时候才能够还清一千万啊!莫浅浅的思维一会儿这样,一会儿那样,想到悲愤的时候,就情不自禁地扑在陈默天的大床上,一番打滚。

等到她离开这里后,陈默天的内间已经被她蹂躏得一片狼藉。

洗刷间里,梳子、毛巾、发胶满处丢的都是,床上皱皱巴巴的,枕头掉在地毯上一个。

就像是遭过贼一样。

陈默天去开会,她这个临时助理就闲得像是老鼠。

卧龙亭